瓜子儿

把寶貝都藏起來

【特传】同音殊途(冰漾)

墨柳梦宿:

誓约和逝约,一字之差,是永远和永诀的区别。

 

同音殊途

飒弥亚X褚冥漾

 

 誓约

他是来自千年以前的人,所以理所应当在事情全部结束后,再度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时代。

前提是自己还能活到那个时候的话。

——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

飒弥亚缓缓走向前,而后停下,像是在等待什么那般不再向前。他抬眼向远处望去,那里有个巨大的光阵在不断转动着转动着。金色的光芒即使距离自己还很远却依旧刺疼了他的双眼,可是他却固执地紧紧盯着坚决不移开自己的目光。

等待的时间有点漫长。

是说,飒弥亚曾经觉得自己活不到回去的时候。不论是最开始就带着妖师诅咒来到千年后世界的自己,还是在那一刻为了自家代导学弟而决议放弃生命只求对方安全离开的自己。

两者都不应该活着。

可是与预想中的相反的,却是自己还好端端的活着,活到了回去的时候。

“殿下,启程的时间还有几个钟头,请问您需要去一旁坐下休息吗?”身旁的精灵欠身鞠躬问着自己,飒弥亚只是摇摇头表示站着就可以了。

他就只是麻木地等待时间的流逝。

 

其实也是略微有点感慨的。

想不到自己还可以活到这个回去的时候。

飒弥亚看着四周的武君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还有身旁的几名侍者也紧紧跟着自己,深怕出了什么意外那样,始终绷紧着一根神经。

忍不住无奈叹气。

他当然知道自己之于两族乃至“那段历史”的意义。妖师也好,鬼族也罢,之于自己的父亲而言,那两个人不论事过境迁,他们已经是自己父亲的好友。

千年前的三人组,辗转成了千年后的孽缘。

于是飒弥亚就突然想到自己一手代导的小学弟。不,如今,应该已经不能说是小学弟了。

……对方已经是,能够独当一面的,一名妖师能力继承者了。

——已经不会再躲在自己身后寻求庇护的孩子了。

这么想着,飒弥亚又不得不感叹这些年来对方的变化。高一那年去鬼王冢救人的时候,他便已做好至少救回对方就好哪怕自己有去无回。虽然这样的决定似乎伤害到了好多人,他的搭档、两大族,但是他却觉得很值得。有些事情在千年前是个难解甚至无解的死结,在千年后的现在,或许两边就能化干戈为玉帛,最起码能够让世人对妖师一族有所改观。

一如自己的父亲直到最后临终一刻,仍旧念念不忘三人在一起的那段时光,即使短暂即使被利用,即使……那是悲剧的源头。

飒弥亚不会忘记对自己说起这段回忆时父亲脸上的温暖笑容;在那张逐渐被黑暗气息寝室的美丽面庞上,父亲的笑容温暖如旧。

嗯,按照自家学弟的话来形容就是,很精灵的笑容。

……所以说,很精灵的笑容,到底是怎么回事?飒弥亚想起某次和对方接受光的精灵的委托时,对方直直望着对方的笑脸发呆了好久,要不是他受不了那个蠢样一个巴掌往对方后脑勺打去,估计还能再看下去吧。

 

“蠢够了吗?”在那名精灵缓缓走远后,他对着捂着脑袋蹲在地上的学弟很无良地踢了两脚,竟然对着别人犯花痴,他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学弟,还是自己亲自代导的,“以后别说你是我带出来的。”

“可是学长,他笑得,好精灵啊……”对方自己揉了揉被巴的地方,然后就着蹲的姿势,抬起来头望着自己,“真的很好看,很漂亮。”眼角似乎还挂着泪珠,闪亮亮的眼睛睁大望着自己,一脸诚恳的说着。

“废话,对方本来就是精灵族的。”他真的已经不想去说自家学弟的智商了。

“可是我就没见学长你这样笑过啊。”站起来后,理了理褶皱的衣服,很认真的对着自己说,“反正是没有对着我这样笑过。”

“……”

 

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怎么回答对方的呢?

——“等你哪天不那么脑残了,我就笑给你看,天天笑给你看,笑到你看腻了为止。”

 

飒弥亚记得对方当时很开心地笑了,还缠着自己说什么拉钩,不准耍赖,是彼此的约定。自己还巴了对方好几个脑瓜子,但是对方却一句缠着自己,死活要得到一个允诺。

而他竟然用了精灵族独有的承诺方式。

虽然对方只是自己的学弟。“我,飒弥亚以真名之起誓,同褚冥漾定下誓约——”

 

不过,即使对方不是精灵族,虽说笑得有点蠢……但是他很想说,这是一个,很精灵的微笑。

真的。

很美,很漂亮。

他一直都记得。

所以那时候的誓约,他从来没有后悔过。

 

 

“殿下,时间到了。”

想着想着,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终于,自己要告别这个时空、回到那千年以前。

 

心里空空的,总觉得少了什么似的。应该说,似乎要失去什么那样,有点慌。飒弥亚觉得可能是自己还对这个时代有点留恋吧,毕竟自己可以说是在这里长大的。至今为止的记忆都是在这里发生、留存。

可惜,马上,这一切都会被抹去,自己只是在历史中闪现过的存在了……

 

 

在踏入光阵时,他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学长——!”

 

飒弥亚一顿,心中骤然涌现许多感情。然后闭眼。

有的时候,还不如不要明白某些事情的好。

 

“褚……”

一如以往念着对方的那个单字,可是却已经传不到对方耳里。

 

光阵,转动,碎裂。

 

 

 逝约


“学长——!”褚冥漾匆匆赶到的时候,见到的景象,令他呼吸一顿。

 

他们都曾天真的以为还有相伴的时间。

(明明曾经就那么虔诚地祈求着,哪怕只有一丝微弱的安慰也好。)

 

“学长,你这个骗子,你这个火星第一宇宙无敌的大骗子!”被人用法术禁锢在原地的褚冥漾望着逐渐破碎的光阵,里头的人影开合着唇,却没有睁眼看向他。于是拼命忍住的酸涩涌上心头最终还是逼出了藏在眼眶里的泪水。

一滴又一滴,不断地受到地心引力而不住滑落、碎裂。

就像那光阵一样,联系着千年前的过往和千年后的现存,终究还是——

碎了。

 

 “等你哪天不那么脑残了,我就笑给你看,天天笑给你看,笑到你看腻了为止。”

 “我,飒弥亚以真名之起誓,同褚冥漾定下誓约——”

 

“学长你这个骗子……”

“说好要笑给我看的,要天天笑给我看的,还说什么要笑到我看腻了为止的。”

“到头来就是在哄小孩的嘛……”

在光阵完全碎裂的刹那,禁锢着他的术法也同时解除。无力地跪倒在地,褚冥漾只觉得,自己很可笑。

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可是他还是笑了,哭着笑了。

 

“你不能实现的誓约,就由我来替你完成吧。”

 

“其实……”

“其实什么?”因为对方难得有欲言又止的时候,他觉得很好奇。

“你刚刚的笑,蛮精灵的。”

 

 

——END——

 

不知所云之后记:

 

好吧,某惑承认最后烂尾了。其实有一个点没写出来,就是学长最后听到漾漾的呼唤时,内心的描写。因为怕写出来了就爆字数了……

某惑已经很久没写这样剧情的冰漾了,所以各种不习惯←借口(别打

 

不过还是撸出了一篇来~

图书馆有插座真的好幸福!但是为什么蜘蛛网那么多,还有蜘蛛!好大只的!

(吓哭了

 错字无视或脑补吧~不能有斜体真伤心……就是回忆那部分……也请脑补下吧……

 

吓哭了的某惑

2014-8-18


评论
热度(2)
  1. 瓜子儿矣梦。南域。 转载了此文字

© 瓜子儿 | Powered by LOFTER